免费咨询热线

133-3753-8630

文臣武将|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想上班了?

作者:文臣武将 来源:网络 时间:2020-10-15 10:12:22 次数:

前段时间,《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》刷屏,当大家纷纷为外卖小哥鸣不平,却没人意识到,这也是外卖小哥自己的选择——越来越多进城务工的年轻人,都不愿意再进工厂或是打工,而是自主选择成为“外卖小哥”哪怕没有五险一金,哪怕风吹日晒,哪怕这是一份“与死神赛跑,和交警较劲,和红灯做朋友”的高危职业,他们也不愿意再去打工,难道是因为送外卖动辄“月薪七八千”的高薪,让工厂难以匹敌?事实还真不是,据说富士康也能月入过万,但近些年却面临招工难的难题。


其实,这是因为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不想全职上班了,更渴望自由,不信,想想自己是不是也是如此:每个月总有那么30天想要辞职,想要在云南或者大理开一个客栈,用酒换对方的故事,感受人生百态,或者成为无拘无束的自由职业者,不用受KPI的鞭挞,每天睡到自然醒,想什么时候工作就什么时候工作,拥有时间自由。

那么,为啥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不想上班了呢?原因也很简单:工作内容无聊且不是自己喜欢的,每天像一颗螺丝钉,忙碌且做着重复性的工作,感觉不到自己的价值和存在感;迟到要扣钱,KPI没完成要扣钱,老板朋友圈没有转发还是要扣钱,甚至头像没换成公司活动图也要扣钱,不禁怀疑如果不按着公司无聊的规定来,每个月发的工资够不够扣的;过年过节要给领导送礼,同事之间为了资源撕得热火朝天,无聊的办公室政治、复杂的人际关系让你耗尽心力;996和007让你熬秃了头,但却没有加班费让荷包满血回复,哪怕年薪20万,算下来时薪依旧其实很低,干的活比牛还多,吃的草比鸡还少;都说工作是为了更好的生活,然而长期996后,生活里只有工作,再没有个人生活。

当代年轻人不想上班有10086个理由,总有一款适合你,让你释放内心的声音:世界那么大,我想去看看。

01

不想上班的年轻人

后来都怎么样了

爸妈总认为我们需要有一份稳定的工作,这样才能旱涝保收,甚至认为除了公务员、事业编、国企、教师,其他都不是“正式工作”然而,《未来的工作: 传统雇佣时代的终结》一书,提出“超职场时代”的概念,指出在未来20年,将有90%的全职岗位逐渐消失,企业和个人之间的雇佣关系正在发生变化,也许朝九晚五的上班族,未来某一天将成为少数派,独立设计师、自由撰稿人、游戏陪玩师、网红……这些成为年轻人工作的新选择,在欧洲,目前的自由职业者已接近2000万,其中英国的自由职业者大概占职业人口的15%,2008年以来已经增长了35%。


在中国的自由职业者人口也不断增加,据统计,外卖平台注册的骑手数量已突破1000万;网约车司机人数超过2100万;外包平台“猪八戒”注册用户1400万…随着科技的发展,互联网弱化了地域,强化了连接,年初的新冠疫情,让无数互联网公司开启了远程办公,甚至推特开启「在家办公」永久模式,Facebook也提出,让一半员工将永久远程办公。

就像有些推特员工说的那样:离开公司的那一天,他们想不到,自己再也不需要回到办公室了。

02

为什么大家都不在乎铁饭碗了

曾几何时,工作也是有鄙视链的:公务员>事业编>老师>国企员工>外企>私企,公务员事业编被视为“铁饭碗”,而鄙视链最下层的私企员工,在前者眼中,只是“打工的”,而自由职业,放在过去,更被认为只是“打零工的”,甚至不算一份职业,连进入鄙视链的资格都没有,为什么现在的年轻人,不再执着于铁饭碗了呢?



说白了,不用上班的自由职业,最重要的还是戳到年轻人心窝子里的自由二字:

选择自由:不再被工作蹂躏,做那些自己不喜欢又不得不做的事,而是将工作的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——要不要工作、做多少工作、做多长时间的工作。

拿钱自由:自由职业也被称为按需工作者,计件式结算薪资,日结或者按项目结,拿钱更快,满足性更强。这样能真正做到多劳多得,告别免费加班,拒绝加班也不必再收到道德绑架。

环境自由:不用再挤在不通风的狭小格子间里,呼吸混合着汗臭的香水味,不用再烦恼尔虞我诈的人际关系,因为说错一句话而小心翼翼,更不用上班八小时,路上来回四小时,让人身心俱疲;这份自由自带吸引力buff,只需要一点点,就足以让平凡的我们幸福感满满。

03

不上班了

真的那么美好吗

但是硬币总有两面,自由职业也有我们看不到的一面,有这样一种说法:自由职业者只是不稳定的无产者,自由度加倍,风险更是加倍,先不说外卖小哥、网约车司机这些职业,大多技能门槛不高,随时都会被他人取代,而且作为自由职业者,社会保障往往不足,没有五险一金,更没有工伤险,出了事只能自己承担。

另外,公司提供的服务和保障虽然少了,但对个人的控制却一点都没少——必须按时、按量完成,否则将拿不到应得的薪资,而事情也不允许出任何差错,所有错误也都只能归咎于自己,在这种“强控制-弱契约”搭配严厉惩罚的模式下,自由职业者们必须始终处于加速状态中,否则就有被取代的危险,而这也惯得甲方爸爸们的包容时间越来越短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这种被剥削式的就业并不只是自由职业者们独有的困境,就像界面文化说的那样:零工经济只不过是当前全球劳动者不稳定劳动状况的缩影,其实我们每个人在这个快速变化的时代里,都被时间的洪流推着往前走,谁也没有所谓的稳定,谁都被无形的鞭子抽着快速前进;想想看,难道不是这样吗?即使原来被认为铁饭碗的国企员工或是中产们,也都慢慢滑向不稳定的工作状况中——前有高速收费员被辞退,哭诉说自己除了收费啥也不懂,后有中兴年薪30万的42岁工程师跳楼事件,宣告着职场人的35岁危机正式来临。

随着狼性文化的鼓舞,职场人们不进则退——你不加班自有加班者;不加班?从此升职加薪是路人;我们开始担心自己能够随时被其他人甚至AI取代,企业也可以随意将员工的工作时间拉长,从996到007,广大社畜们逐渐“失去了对时间的控制”。但我们无法抗拒,无力抗拒,更没有选择的权利;这样下去,被困在系统里的不只是外卖小哥,而是我们所有人。

【免责声明】部分图文素材均来源于网络,由本站小编整理发布,如本站有涉嫌抄袭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箱至Jqt7315@163.com 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